母亲嫌弃女儿傻,算命先生却说她是旺夫相。

七月七日情
最新版的音效提供给所有支持我的人使用,不再接受新人加入。

被母亲*的女孩,俗话说:“手心手背都是肉”,但是守芳觉得自己是母亲手背的一块烂肉,总是被母亲嫌弃。守芳在家排行第三,按道理应该受宠,可是母亲看着她总是不顺眼。也难怪,两个姐姐聪明伶俐,老大能说会道,能哄母亲开心,*成绩好,家里的奖状贴满了墙壁。可是守芳到了十多岁时,还是挂着鼻涕,木头木脑地站在那里,别人和她开玩笑,她总是嘿嘿地笑着。有人说守芳是个傻丫头,学习更是不值得一提。


母亲一不如意,就拿守芳出气,抓到什么是什么。守芳十几岁的时候,就挑着木桶,到一里外的河里去挑水。两个木桶齐肩高,守芳只好用手拖着,带拖带挑着回家,有时水泼了一地,就得挨母亲一顿打。两个姐姐读书,守芳大清早要烧饭洗衣服扫地。有村民说守芳母亲偏心,可守芳母亲却理直气壮地说:“她不是读书的料,就得学着干活。”守芳的爹木讷,又是一个妻管严,看到守芳被打,也只是唉声叹气。


守芳有时怀疑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,有时村里人拿她开玩笑,说:“守芳你是捡来的吧。”守芳嘿嘿地笑了,可是心里还真怀疑过自己是捡来的。


守芳没想到自己更坏的命运还在后头,不久,母亲生了个弟弟。人们都说守芳母亲称心了,终于生了个男孩,可是守芳却闹心。那个造孽的弟弟一出生,简直就是个活霸王,守芳可不敢得罪他一下,要打要骂,随着他。一次守芳被打得受不了,一回手,弟弟哭了。这可惹了*烦,母亲的一顿拳脚过后,还用缝被子的针使劲地戳守芳的两只手,守芳的两只手被戳得血淋淋的,母亲还罚她两顿不准吃饭。母亲说守芳不是读书的料,不要白浪费钱,让她退了学。


有一次,村里来了个算命的,守芳的母亲赶紧让算命的给儿子算一卦。算命的沉吟了半天,说了一番谁也听不懂的话,一抬眼正好看到守芳站在一边,眼睛一亮,说道:“这丫头田字脸,柳叶眉,耳垂大,人中清晰,是旺夫相,将来绝对是有福之人。”守芳的母亲可不这么认为,气呼呼地走了。


守芳长大了,还是一幅窝窝囊囊的样子,别的小姑娘都打扮得漂漂亮亮。可是守芳似乎永远是那样,一幅呆乎乎的样子,笑得很天真。两个姐姐都嫁到了城里,守芳的母亲得了不少彩礼,觉得特有面子,然后回头看看守芳,叹着气。


一个在安徽的远房亲戚多年来没有走动,这天突然来了,带着些礼品,和守芳的母亲寒暄了一阵,说出自己的意思。远房亲戚家有个侄子叫李强,30多岁了,人很本分,家里特别穷,希望和守芳家结门亲事。这是二十二岁的守芳第一次有人上门提亲,守芳的母亲起先不同意,又害怕她成了老姑娘,守芳就这样被当作人情嫁出去了。


守芳的丈夫是个实诚的人,对守芳很不错,家里只有两亩地,穷得四壁都冒风,三间草屋摇摇欲坠。可是守芳似乎并不在意,多少年来,她第一次感受到某种温暖,丈夫好,婆婆娶个媳妇不容易,自然呵护着。两人很快有了孩子,日子更加清苦。


守芳很少回家,娘家实在没有给她什么温暖。她是被家抛弃的孩子,她现在很幸福,不久又一个孩子出生了。而守芳娘家那边,被宠坏的小霸王弟弟变得无法无天,整天惹事生非,不久,守芳的父亲一气之下生病去世了,守芳回家了一趟,悲痛地哭了一回。


之后,守芳依然过着清贫但不乏温暖的日子。一天一辆小轿车停在门口,几个穿着讲究,大腹便便的人走了进来,钻进守芳家黑乎乎的小屋,问东问西,然后又到了附近的山上转悠了几圈,开着小轿车走了。


又过了一段日子,村里来了消息,要在守芳家的位置建个水泥厂,守芳家要搬到附近的马路边的房子里。于是守芳从那黑乎乎的土房里搬到了砖瓦房里,砖瓦房比草房亮堂多了,守芳笑得很甜。


守芳家没了田,得找点事做,守芳的丈夫买了一台拖拉机,专门给水泥厂送水泥。守芳在路边开了个小店,和婆婆一起卖点烟酒,日子渐渐好了一点。


那两年时间,正好*的时候,农村大量建房子,守芳的丈夫发现自己送水泥忙不过来。于是就让守芳在小店的外面顺带卖点水泥,谁知水泥的生意特别火爆,两人做生意从不缺斤少两。渐渐地,守芳发现自己的日子在悄悄变化,先是一辆拖拉机,再换成大卡车,由一辆卡车变成两辆、三辆一直到六辆。人们开始称呼她为老板娘。



有一天守芳接到母亲的电话,母亲哭诉说家里出大事情了。她的活霸王弟弟因赌输了钱,和几个小流氓打架,被别人一砖头拍在脑袋上,现正在医院抢救,希望守芳能够伸出援手,送些钱过来。守芳放下电话,思忖了一会。然后从保险柜里拿了五万块钱,就往医院赶。


医生尽全力抢救了三天,可是活霸王还是永远闭上了双眼。母亲在医院哭晕过好几回,守芳觉得那个让她陌生的女人是那样可怜,守芳对她的怨气突然间好像消失了,一连几天她都陪伴在母亲的周围。守芳的两个姐姐虽然来了,在处理完弟弟的丧事后都找个理由匆匆回家了。母亲因丧子之痛,一病不起,守芳将母亲接回自己家,端茶递水,伺候左右。两个姐姐自从走后,就像空气一样,消失不见了。


在守芳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的身体慢慢地好了起来。每天看守芳为自己忙里忙外,端茶递水,守芳的母亲心里很是愧疚。在身体稍稍复原,她就去了城里自己疼爱的两个女儿家。结果竟是出人意料,两个女儿均以自己家房子小为由,互相推脱。母亲一气之下就回了自己家,触景生情,放声大哭。


守芳打电话给两个姐姐询问母亲的身体状况,两个姐姐都说不知道母亲的去向,于是守芳让老公开车把自己送回到娘家,看到了正准备悬梁自尽的母亲。守芳一把抓住母亲的手说:“她们不要你,我养你老,跟我回家吧。”母亲顿时泪如泉涌,她一把抱住守芳说:,“母亲对不起你,小时候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,去供养她们读书,还打你,骂你,你不恨母亲吗,守芳笑了笑说,“我的命是你给的,怎么会恨你呢,再说,我嫁给这么好的男人,还不是母亲为我做主得来的。”母亲听守芳说完,早已经泣不成声了。守芳帮母亲擦去泪痕,挽着母亲的手臂,朝着自己家走去。

发表于:2022-11-28 07:48
6个回复
您还没有登录,登录后才可回复。 登录 注册